当前位置:首页>工作动态
  • 吉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
  • 发布时间:2017-11-13 10:02:00
  • 来源:
  • 作者:
  • 字体显示:  

  编者按:为落实《吉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启动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工程促进农民增收的实施意见〉》精神,贯彻省人社厅返乡创业领导小组“扩大宣传引导”的工作要求,人社厅宣传中心和吉网合作开展了针对省内各高校、技工院校在校生的“返乡创业脱贫攻坚”主题社会实践活动,现该活动已征集到视频短片、H5网页、论文和调研报告等类型的成果作品共40余个,在我省各高校、在校生、创业圈等层面均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成功赢得了社会各界对返乡创业更多的关注和支持。美丽的吉林,正在以越来越好的软环境,期盼游子们回家。

  作者:吉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孔泽鸣

  作品名称:《热爱,真心的热爱,木雕就是我的生命!——记苇沙河村新港工艺品木雕“大王”石军》

  “小心点,再小心点,轻拿轻放,这可是我从泰国带回来的精品木雕”。一眼看去46岁的石军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老得多,一身黑色的皮夹克,干净利索,他就是通化市新港工艺品木雕商店的老板,远近闻名的木雕大王。言谈举止之间透着温和绵软,轻言轻语却又思维敏捷、条理清晰,时不时地抛出连珠的妙语,让人感到异常随意和亲切。当我们向他询问起木雕的知识,他的眼里立刻充满精神,滔滔不绝地跟我们讲起他和木雕的“情缘”。

  他与木头的不解之缘

  1971年 5 月,石军出生在吉林省通化市一个叫苇沙河的小山村,祖祖辈辈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幼年时家境贫困,父母常年在地里耕种,而家里的弟弟妹妹,就交给了石军照顾。石军跟我们说到:“那时候家里太穷了,不仅是我家穷,家家户户都穷,根本没有什么玩的,我就想利用周围的东西给他们做点小玩意。”最初,石军没事的时候就采一些野草,给弟弟妹妹们编制一些简单的草帽或者小动物,可是草制品实在是太容易坏掉了,这时候石军想到了家里烧火的木头。“那时,我就在想木头做的东西肯定结实,能让弟弟妹妹多玩一阵子。”就是这么朴素的想法,才促成了今日的木雕大王。石军每天的任务就是在家里帮父母劈柴和照看弟弟妹妹,每当他劈完柴火之后,他就拿起除草的镰刀对木头进行雕刻。最开始只能雕刻简单小动物,像小鸟、小狗,慢慢的越雕越像,周围的小朋友们都想获得一个木雕动物。父亲也发现了石军的才能,想到未来如果能学到一些木匠手艺,也是能够养家糊口的。

  太王村的名字起源于高句丽第19代国冈上广开土境平安好太王碑坐落在这里,石军说:“那时候老人们都在传,太王村的王木匠祖上就是雕刻好太王碑的匠人,直到有一次师傅喝醉了才和我说实话,这都是他自己为了宣传自己的生意,编造的故事。”正是王木匠的名声在太王村户户皆知,周围不少人家的家具都是找王木匠打造而成的。

  那是一个冬天,下了一夜的雪,一大早石军的父亲手里拿了一瓶自己酿造的高粱酒和一只大公鸡,踩着厚厚的积雪,向王木匠家走去。在那个年代,大公鸡可是贵重的礼物,王木匠很高兴的收下了小石军作为学徒。

  “苦,真苦,那时候我才16岁,白天跟着师傅去山里找大树,找到合适的树木,师傅在旁边坐下抽烟,我就拿起斧子对着比我腰还粗的大树开始砍,一弄就是一天,晚上我坐在砍倒的树上,师傅利索地把树绑在驴身上,在雪地上拖我下山。”瘦弱的少年在冰天雪地里挥汗如雨,因为挥动斧头砍树,手的虎口被震得裂开口子,汗水和血水融合,煞地钻心疼。每到这时候,小石军都会忍不住跟师傅抱怨,师傅也不批评他,笑呵呵地告诉他:小孩子皮肤嫩,受点伤好,以后就不怕疼了。当时的石军并不能理解师傅说话的深意,直到多年以后,靠着木雕发家致富的石军才体会到这话的真正意义。说道这里,石军摸着自己手的虎口的位置,如今,那里已是一片厚厚的黄茧子。“我现在也时常告诉我的小徒弟,年轻人皮肤薄,多受伤,将来就不怕疼了。”未经世事的年轻人如薄嫩的皮肤,不受锤炼,永远不知道生活的艰苦。等到需要担当的时候,必然经历更大的痛苦。经历越多的打磨,意志越坚定,性情越沉稳,一层层茧子才是保护自己的外壳。深藏在师傅告诫中的简单淳朴,正是代代人需要的开创精神。那时只要一提起学徒时候的故事,石军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那时候的家具木材大多数是就地取材,基本上不外乎是柏树、松树和桦树,主要以使用为主,满足周围的家具需求。“十里八村的村民,谁家女儿结婚,都会拜托师傅给打套家具作为娘家的陪嫁,一个柜子,一张桌子,两个凳子,这婚就算结了。后来,这手艺就传到我这里了,因为师傅的名号大,不管是同村的还是外村的,都称呼师傅‘大师傅’,后来轮到我接班,大家都喜欢叫我‘小师傅’,为了不辜负大家对我的尊重,也要对得起师傅的手艺,我就喜欢在传统家具里加进自己的想法。一开始我还挺担心,怕人家不喜欢,没想到反响很好,我这创新就算是站住了脚。”讲到这里,石军忍不住咧嘴笑了,当年的喜悦丝毫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减少半分,这是石军的创新,更是他自信的来源。

  他与木头的再续前缘

  改革开放以后,手工木质家具退出了历史的舞台,石军不得不转行,2004年石军来到集安,才发现自己什么优势都没有,年龄大、文凭低,只有高中文凭,给别人当办事员别人都不要。最后,还是只能在几个朋友的帮助下,借着集安市高句丽王城、王陵及贵族墓葬申请世界文化遗产地的春风,在鸭绿江边开了一间仅有十平方的旅游纪念品商店。

  石军的不平凡就是他把自己定位得极其普通。他知道,虽然热爱木雕但是更要养活一家人,“你们以为我想改行吗?不改不行呀!不改就得饿死!我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木雕!喜欢这门手艺!”谈起改行从事旅游纪念品售卖,石军脸上一脸的悲怆。

  集安旅游名声越来越响,国际游客不断出现在了城市的各个角落,在繁忙的工作之余,石军又参加政府组织的英语学习班,用了一年半的时间,达到能够用简单的英语句子进行交流的水平。

  在平常的旅游纪念品售卖中,石军发现,日本、韩国游客都特别喜欢中国的木雕工艺品。但是,他店铺售卖的那些旅游纪念品,都没有思想,都没有感情,都是机器的产物。他觉得没有思想的纪念品只是一堆又一堆的“垃圾”。

  所以,几经思考后他又捡起了他的老本行,在闲暇时间,利用自己的手艺制作一些简单的工艺品,在自己的商店进行售卖。由于石军的手艺精湛,雕刻的弥勒佛、观世音菩萨栩栩如生,深得游客喜爱,甚至达到了一件木雕难求的情况。“经常遇到一些外国游客对我的木雕非常感兴趣,他们感叹中国手工艺人的技术,也感叹中国民间文化的精致。每当这个时候,我都很骄傲,说小一点,是自己的手艺得到认可了,说大一点,就是给祖国争光了。”

  一传十十传百,不仅是游客争相购买,一些外地的收藏家也加入了求购石军木雕的队伍。一次石军和客人闲谈发现,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对木雕的需求不再仅是实用,更是一种收藏。而金丝楠木、紫檀、黄花梨、红豆杉等知名木材,更是木雕藏家心仪的藏品。这样的消息让石军的心中泛起波澜,他的目标并非满足于这十平方米商店里,把自己的木雕从旅游纪念品投入到艺术收藏品中,会是怎样的境地?石军对这样的想法感到激动万分,却又有些胆怯。因为金丝楠木、紫檀、黄花梨、红豆杉在国内都属于禁止砍伐的名贵木材,自己有有什么能力跻身这市场呢?但是,纠结归纠结,石军并没有闲着,通过联系自己之前的一些收藏品买家,刘军打听到了一个重要信息,国外可以够得名贵木材。这样的讯息让心里一直打鼓的石军定下心来,不能止步于眼前,要上升就要闯出去。“英语太难学了!但是没办法呀!不学会就要被骗!”回忆起第一次出国购买木材被骗的经历,石军既愤怒又无奈。泰国政局动荡,石军和他的朋友一起在泰国购买知名木材,由于语言不通,只能使用英语。自己可怜的英语储备让石军在结算时被人狠狠地骗了一把,气愤之余,他也认识到语言的重要性。这段经历却为他现在的创业提供了宝贵的经验,积累了丰富的进货渠道。痛定思痛,石军重新捡起了英语。“每天除了照顾生意,闲下来就要雕木雕,晚上晚睡几个小时,就用来学英语。那时候真像考大学一样。”石军的努力没有白费,现在他已经可以熟练的用英语和外国人进行业务上的沟通了。

  抓住新机遇,勇于创业

  2015年末的一天,石军的发小拿了一张文件来到了石军的店铺,兴高采烈地跟他说:“军子,现在国家大力扶持我们农名工返乡创业,你的手艺不能浪费呀,咱们合伙回家开一家木雕加工厂,行不行?”石军从发小那里第一次知道了《吉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支持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的实施意见》。从那时起,想回到家乡,继续从事木雕制作,把这个手艺做大做强这一想法就深深的刻画在他的脑海中。

  说干就干,2016年2月份在苇沙河村委会的大力支持下,苇沙河村新港工艺品商店正式开始营业了,这个占地面积300平方米的店铺是一个典型前店后厂模式。谈起回乡创业,石军说道:“其实我早就想回来了,之前只能加工一些小型的木雕,现在终于可以放开手大干一场。”初期店铺里面卖的都是石军自己制作的一些木质纪念品,随着名气的提升,石军的新港工艺品商店生意越来越好,经营范围也逐步扩大,从最小的木质纪念品到大型工艺品和家具。生意越来越好,单凭一己之力已不能满足越来越大的需求,石军开始考虑招收工人和学徒。“自己富了也得想着大家。”石军开始四处里寻找会木雕的手工艺人,这着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首先一条就是,你得保证质量,人家是冲着你的名字来的,你随便找了个人给人家做东西,人家肯定不愿意,名声就坏了。”为了保证自己工厂的信誉度,通过层层筛选,石军召集的工人都是技术精湛的民间手工从业者。“他们里面有一些人比我手艺都好,因为一些原因,都没能把这个手艺当职业,我把他们找过来,给他们好的待遇,我们这门手艺就算传下去了。”如今石军的工厂已经形成了固定的制作-销售规模,但无论生意做到多大,石军始终保重纯手工制作。“现在有一些工厂做的比我大,一年产量是我的十好几倍,但是我一点也不眼红。他们都是机器做的东西,那是产品,不是艺术品。我做的艺术品,是有灵气的,这就是差别。”这是一个匠人对艺术的执着和信仰。

  天道酬勤,自强不息。石军在自己的道路上执着坚持,终于得到了回报。 2017年苇沙河村新港工艺品木雕店半年商品成交额就在百万元以上,“我不是一个商人,我也不喜欢别人叫我老板,我只想成为一个手艺人,把木雕这门手艺不断的传承下去,对于木雕我是热爱,真心的热爱,木雕就是我的生命一般!为了木雕事业就算是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采访结束时,我们都被石军的精神感动了。他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为了养家糊口,放弃了热爱的木雕。他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把热爱的木雕和养家的生意兼顾起来。他是一个执着的匠人,对于木雕的制作精益求精,这是他对艺术的崇尚和信仰。从他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农民的淳朴,一个家主的担当,一个创业者的睿智,一个手工艺者的匠心。(宣传中心 中国吉林网

  • 责任编辑:王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