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工作动态
  • 吉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
  • 发布时间:2017-11-13 10:00:00
  • 来源:
  • 作者:
  • 字体显示:  

  编者按:为落实《吉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启动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工程促进农民增收的实施意见〉》精神,贯彻省人社厅返乡创业领导小组“扩大宣传引导”的工作要求,人社厅宣传中心和吉网合作开展了针对省内各高校、技工院校在校生的“返乡创业脱贫攻坚”主题社会实践活动,现该活动已征集到视频短片、H5网页、论文和调研报告等类型的成果作品共40余个,在我省各高校、在校生、创业圈等层面均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成功赢得了社会各界对返乡创业更多的关注和支持。美丽的吉林,正在以越来越好的软环境,期盼游子们回家。

  作者:吉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赵航、张钰函

  作品名称:《樂讀書社:一家有趣的精神部落格》

  300天,25个城市,走访80多家书店......吕冬用一组数字来讲述他关于书店的梦想和初衷,他以“众筹”的形式发起并创立的独立书店,也成为了现实版的岛上书店,为大家搭建了一个温暖而有意义的文化交流平台。

  第一次见到吕冬的时候是在樂讀书社位于吉林大学南校区附近的店里,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一身西装、衬衫、球鞋的搭配倒是有点出乎我们对于文艺青年的印象,细想这倒符合他随性随心的风格。为了纪念披头士诞生57年,書社布置了【昨日披头士】主题特展,店里随处可见与披头士有关的剪影,音乐、拼图展墙、T恤、带着波普艺术的拼接海报等,有着满满的人文气息。下午6点多的書社里人还很多,只有这间为读者提供与書社共度精神流浪的民宿还空着。我们在这间民宿里,在浓浓的咖啡香和书香中,慢慢聊着有关他和樂讀书社之间的故事。

  我不喜欢羡慕别人,我要自己来做这件事

  “我并不像大部分人从小就有一个书店梦,我想开书店的想法也是后来才有的。” 书店梦在吕冬的心中埋藏多时,但始终处于萌芽状态未能变成现实。此前的他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工作时忙忙碌碌,但总是缺少内心的追求总是觉得生活缺乏激情。吕冬给自己安排了一次台湾环岛游,本来只是想放松心情,转换状态,但他并未料到在那里他会遇到命中注定的契机,如同一道神谕打开了他新生活的大门。回来后他辞去了高薪的工作把全部的经历都投入到了开书店上。

  在台湾,有文化地标的诚品书店,在国内,有猫的天空之城,还有各大城市的地标书店。走的地方多了吕冬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震动和冲击,他在心里问,为什么自己生活的城市找不到这种感觉,找不到这样一家书店?“一瞬间忽然产生了一股很强的责任感,觉得我要为长春这座城市做这个事情,要开一间这样的书店”。谈话间吕冬不止一次提及“有趣”这次字眼,他希望他所在的城市的人们不是漫无目的的,他希望有这样一个场所符合这群有意思的人的需求,他希望这个城市充满活力,人们是有文化追求和精神追求的。

  他开的这间樂讀書社,是一间有灯光、木椅、咖啡香,奇思妙想杂糅又令人异常安心的独立书店,也是一个自诞生起就态度鲜明的阅读空间。“我就是想开一家小小的书店”这就是我今生唯一的愿望。也许这段话过于悲壮和苦情,但却直面反应除了那些固执的拥有书店梦的人那种傻傻的坚持。

  阅所·樂讀書社 有趣有温度的文化空间

  “我要做的就是,它不仅仅是一家书店,一个卖书的地方,更希望它是一个有趣有温度的文化空间,是在长春的人们都喜欢的一个朋友。吕冬是这样提及的。

  初到樂讀書社,这里就给人一种家的感觉,好像是多日不见的好友心里有说不完的话,这种温馨的感觉给人以放松,让城市中快节奏的上班族也能有短暂的歇息。

  作为长春市的一家独立书店,樂讀書社想构造的是一个精神部落格的概念:长春很好玩,这个书店很有趣。吕冬希望这个文化空间的有趣是长久的互补的更是不断有新鲜元素注入的。这种有趣不单单是好玩有意思,更多的是精神层面的寄托与独白,是无聊时的欢乐,迷茫时的鼓励,无助时的支持。

  这位大家的朋友爱好文学,通晓经典又趣于发掘新作;他思维灵活,善于探索大自然的幻想和奇特;他热爱生活,喜欢手工美食等一切美好的事物;他喜欢艺术,爱好摄影和音乐,总对电影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在这里,你可以体会到文化沙龙中强烈的思维碰撞,你可以大胆的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更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因为保持一个有趣的小爱好,是提高生活品质的关键,它能激发生活的乐趣和美好,因此情趣课一直是吕冬心思投入最多的地方。

  现在这些看似离我们生活很远的觉得自己难以驾驭的课程就在樂讀書社顺利开展着:零基础的油画课.色彩丰富的彩铅课.返朴归真的木桩画.温雅端庄布衣课.赏心悦目的花艺课。这些情趣课程不但能让参与者全身心投入忘却烦恼,还能让他们发掘生活中的美好。

  有情怀的人,不一定要用金钱来衡量

  “2005年我在吉林大学读书,我是江苏人,毕业后我一直留在长春工作,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城市。”30岁的吕冬看上去很年轻,说起话来却带着儒雅和老成。和许许多多的创业者一样,这家书店就是他的全部精神寄托。

  吕冬把自己的想法发在了朋友圈上,很快就聚集了近百名有意向的投资人。这是成功的开始,也是战争的开始。在前期讨论阶段,近百个人分成了两个阵营,一方的关注点在于如何盈利创收,另一方的关注点则是如何传达自己的文化理念,双方意见僵持不下,最后一部分人离开了,剩下60人一人1万元建立起樂讀書社。 出于对母校的深厚感情,吕冬把第一家店开在了吉大南校区的门口。隔着一道校门,门内是他如芳草般轻软的学生时代,门外是他看梦想开花的奋斗生涯。虽然靠近学校,但是看不到五花八门的教辅材料,这里更像是文学的圣殿。

  非科班出身,吕冬在书店运营上最大的困难源于自己本身,开书店只是做了自己喜欢的事儿并没有明确的目标,只是摸石头过河。从书店建立到运行,大部分问题都预期发生,好在有坚定的意志,一路走过来有惊无险。“我们其实赚不了多少钱,读者可以来书店随便看书,也可以把书买走,开书店的目的就是推广一种文化。”对于吕冬而言,书店是一个文化碰撞思想聚集的地方,不能用金钱的数量来衡量。我现在所做的就是我自己喜欢的事儿,我要将乐读这种生活状态传递给大家,将读书作为精神追求,使人们不再拘泥于浮华世界的只言片语。

  

  三十而立的背后,是一步步的成长

  对于30岁的吕冬而言,此前的创业.工作.川藏骑行和环岛骑行的经历都是为书店做准备,诸多的经历发掘了最适合自己的生活状态。

  吕冬在吉林大学商学院就读的时候就和同学一起创业,做了一款测评类的app,经营两年因水土不服最终放弃了。尽管创业失败了,但吕冬的相关经历却历历在目,机缘巧合他去了一家当时并不景气的广告公司。

  有着丰富活动经历的吕冬在广告公司短短几年时间就达到年薪十几万外加股份的的地步,这让不甘于平庸的吕冬开始有了更为大胆的想法。早已习惯说走就走的他带上行囊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川藏线骑行。40几天,每天10小时以上的骑行时间,一起出发的队友三分之二都放弃了,唯独他坚持到最后。“漫长的骑行,可以反思和重新认识自己,最能知道自己在极端的条件下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吕冬这样说。

  这次经历给吕冬多了很多光环,周围人佩服他的勇气和毅力。而吕冬却说自己就是一个“疯子”不一定什么时候又会犯病。回来后,吕冬辞去了原本安稳的工作,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高薪工作。在他看来广告公司的工作每天波澜不惊没有挑战性,想换一种工作状态,做自己梦寐以求的事。

  一步步的成长让吕冬更明确了生活的目标和精神的追求和向往。“在我的书社里,有我想向别人传达的东西,我的追求,我的理念,但这并不以为着书店是我一个人的空间,更多的是分享和聆听。”

  我们即是星辰,星辰即是我们

  处在快节奏时代的我们,很多时候都无法在理想和现实的跷跷板上寻找到那个微妙的平衡点,吕冬没有去逃避纷扰的现实,而是选择了做一个勇敢的开拓者。书店建立的过程中,吕冬遭遇了很多预想到的和未预想到的困难,运营书店一系列的琐碎事务,别人的嘲讽、抨击都曾带给他低落,甚至偶尔也会蹦出怀疑自己的想法。作为一个科幻迷的他,低落之时会想象宇宙在自己面前徐徐展开,人类一下子显得那么渺小,只是宇宙中的一个星辰、一个粒子而已,悲欢离合变得那么地微不足道。就像在电影《爱乐之城》里,当我们看着Sebastian和Mia在星空中舞蹈,仿佛时光容留我们暂停,忘记生活带来的烦恼,从琐碎中抽身而出。他学会了与自己和解,看淡别人的看法。“有时候你想做一些事情,难免会面对很多嘈杂和质疑的声音,不用太在意,想做就去试一下,无论怎样,坚持就好”。

  吕冬觉得,我们是宇宙中的星辰,书店自身也是一个独立完整的宇宙,里面的书籍是宇宙中的闪闪星辰,可是都市生活中的人们太久没有抬头仰望星空了。电影《百鸟朝凤》里讲述的是对唢呐艺术的坚守与传承,出品人方励的一跪引起了众多看客的猜忌。当金钱和责任良知无法兼顾之时,我们该如何做出选择?在吕冬看来,老方做电影不为名利,他开书店也是如此。他就是想开一家书店,世事变幻无常,关于书店文化,关于一座城市的文化,关于传统文化,慢慢被很多人遗忘,可这些需要有人去坚守,哪怕是很小的努力,他也不想去放弃。“在我们生活当中,这些正在或者曾经开在街角并最终会消失的小书店,这些极为平淡但总让人心存美好的纸质书籍,让我们面前的人生充满温情,心存温暖,这些事情足以抵钻石黄金”。

  他在樂讀书社公众号推文里写到:“我并不想有一天羞愧地低下头,我希望的是可以在明天抬起头,还能看到这座城市依然有书店存在着。你可以称它为独立书店,安静地坐落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成为一个人们除了家庭居住、工作之外都愿意停留的第三空间。”。

  • 责任编辑:王京